当前位置:日语 >> 实用日语 >> 新闻速递 >> 日本前外交官救出数千犹太人

日本前外交官救出数千犹太人

来源:青年参考发表时间:2007/6/19字号:T|T
5月底,日本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对欧洲进行了访问,立陶宛是其中的一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立陶宛都是一个欧洲小国。欧洲有那么多国家,日本天皇为何偏偏选择了访问立陶宛?  原来,这是一次“补偿之旅”——日...
      5月底,日本天皇明仁和皇后美智子对欧洲进行了访问,立陶宛是其中的一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立陶宛都是一个欧洲小国。欧洲有那么多国家,日本天皇为何偏偏选择了访问立陶宛? 
  原来,这是一次“补偿之旅”——日本天皇要到杉原千亩的纪念碑前哀悼,给这位被日本政府冷落了半个多世纪的“日本辛德勒”、当年的外交官杉原千亩一个说法。 


  1.犹太难民最后的希望 

  对于天皇的这次欧洲之行,日本各大媒体均进行了大规模报道。有意思的是,在报道天皇到杉原千亩的纪念碑前拜祭时,这些媒体不得不先对杉原千亩的身世详细介绍一番,因为,绝大多数日本人甚至没有听说过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日本外交官的大名。 

  在日本,似乎没有多少人知道杉原千亩的故事。即使听说过,也不太相信——杉原千亩是“日本辛德勒”,在二战期间,这位地地道道的日本外交官,从纳粹屠刀下救出了6000多名犹太人——这确实太离奇了! 

  对于德国商人奥斯卡·辛德勒勇救犹太人的故事,人们早已耳熟能详。从一开始,辛德勒的骨子里便是反对纳粹的,所以,他利用计谋,成功地帮助1100名犹太人摆脱被屠杀的命运。但是,杉原千亩和奥斯卡·辛德勒不一样。杉原千亩是一位日本外交官,替日本政府当差,与日本的盟国德国的关系相当密切。这样一位在法西斯战壕里摸爬滚打的日本人,怎么会去救助面临灭顶之灾的犹太人呢? 

  这个故事还要从1940年说起。当时,性格温和的杉原千亩在立陶宛的日本领事馆任副领事。尽管德国军队的攻势逼人,生活在立陶宛的犹太人却不愿意相信从波兰传来的可怕消息。然而,当他们面对不断恶化的事态,终于决定逃跑时,为时已晚。 

  1940年7月27日,杉原千亩被领事馆外鼎沸的人声吵醒了。这位40岁的副领事看到窗外站着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是犹太难民,”佣人告诉杉原千亩,“他们要你救命。” 

  2.不怕丢饭碗 抗命发签证 

  自从纳粹德国侵入波兰后,有关德国人残害犹太人的传闻越传越广。一名驻立陶宛的日本小小外交官,又能有什么办法改变犹太人的命运? 

  杉原千亩要求跟这些犹太人的代表谈谈。律师左拉克·瓦哈夫提希向杉原千亩说明了犹太人的困境。他告诉杉原,许多犹太人的全家都被纳粹杀害,一些犹太难民设法逃到了立陶宛,可战火早晚会蔓延到这里,他们只有一条逃亡路线——从陆路穿越苏联。然而,如果他们没有另一个国家准许入境的证件,苏联不会让他们过境。驻立陶宛的其他国家的领事馆,不是不同情犹太人,就是已经关闭,杉原千亩成了犹太难民生存下去的最后希望。 

  “我想帮助你们,”杉原千亩说,“可我必须请示东京。” 

  听到这里,律师瓦哈夫提希犯了愁。在那个年代,没有几个国家愿意帮助无家可归的犹太人,而且,日本正准备和德国结盟。杉原千亩发电报到日本外务省,请求给犹太人发放签证。两天后,杉原收到了回电:“不准向无指定目的地的人签发过境签证。” 

  收到东京回电的当夜,杉原千亩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直到天明。“我必须另外想个办法。”他对妻子由纪子说。 

  “是的,我们必须这样做。”由纪子回答。犹太难民们绝望的眼神,令这位有3个孩子的年轻母亲很难过。 

  此后,杉原又两次发电报给东京。尽管他反复强调了犹太人危急的处境,并保证所有犹太人只在日本逗留30天,但他得到的答复依旧是“不”。 

  很明显,杉原必须抉择:服从政府的命令,或是根据自己的良心行事。 

  杉原决定走他应该走的路。“我可能要违抗政府的命令了,”他对妻子说,“我的事业也许就此断送。然而,如果不这么做,我就背叛了良心。” 


  3.珍藏了28年的签证 

  杉原千亩决心帮助这些可怜的犹太人,尽他所能发放签证。尽管他知道,自己违抗日本政府的命令,很可能丢官,甚至会连累家人。 

  从1940年7月31日开始,杉原千亩一直忙着签发过境签证。当年8月下旬,杉原接到电报,日本政府命令他立即停止发放签证,因为大批犹太难民抵达日本横滨、神户这两个港口,情况很混乱。 

  但是,杉原千亩没有理会这一命令。1940年9月1日,杉原千亩和妻子登上了开往柏林的火车。就在他们准备乘火车撤离立陶宛时,还在不停地签发签证,并把这些签证扔向等候在列车窗外的犹太人。 

  杉原千亩夫妇成功拯救了大约6000名犹太人,其中包括几百名儿童。据说,杉原离开立陶宛时的最后一个举动是,将他掌管的日本领事馆印章交给了一位犹太难民,让他继续发放签证。 

  在日本,犹太人没有受到歧视。过境签证期满,这些犹太人获准前往中国上海,在那里等待战事结束。 

  然而,因为给犹太难民发放签证,二战结束后,杉原千亩被日本政府免了职,社会地位一落千丈,被迫做起了兼职翻译,后来为一家和苏联有贸易往来的日本公司工作。 

  “日本辛德勒”的感人事迹,直到1968年才被揭开面纱。当时,一位不惑之年的犹太人拿着自己珍藏了28年的过境签证,前往日本寻找他的救命恩人杉原千亩,才让这个感人的故事被世人所知。回忆起当年那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拿着签证四处寻觅救命恩人的这位犹太老人泪流满面:“当时,日本领事馆周围每天都人山人海,‘救救我们啊!请别眼看着我们的孩子无辜被害呀!’的求救声不绝于耳。要不是杉原千亩先生,恐怕又有数千名犹太人惨遭纳粹的毒手。” 

  4.迟到的承认 


  1972年,以色列政府向杉原千亩颁发了“以色列建国的恩人”和“全世界最正义的人”勋章。终日为生计奔波而心力交瘁的杉原千亩,于1986年在贫病交加中撒手人寰。出殡之日,大批犹太人到他家去吊丧,邻居们才知道,杉原千亩是一位英雄。 

  就在这个时候,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掀起了追认“辛德勒”的热潮,已成为老妇人的杉原千亩的夫人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她的老公杉原千亩也应该被称为“辛德勒”。 

  杉原千亩的夫人向媒体披露了“日本辛德勒”的故事后,以色列和美国不断对日本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其改变对杉原千亩的态度。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日本政府正式承认了杉原千亩的事迹。2000年10月10日,日本首次为“日本辛德勒”杉原千亩举行了纪念仪式,同时为其百岁诞辰纪念碑揭幕。 

  这标志着日本政府恢复了杉原千亩及其家庭的名誉。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一肯定迟到了半个多世纪。 

  对于杉原千亩的救人举动,杉原千亩的夫人给出的惟一解释是:“犹太人和我们是一样的人,他们需要帮助。”但一些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通过杉原千亩的背景资料,找到了这些举动的一些原因。 

  杉原千亩出生在日本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从东京极负盛名的早稻田大学毕业,曾在“伪满洲国外交部”身居要职。在目睹了日本军队对当地中国人实施的野蛮暴行后,杉原千亩辞了职。有人猜测,一位名叫扎尔克·詹金斯的犹太难民,对杉原千亩产生了重要影响。詹金斯一家人生活在立陶宛,杉原千亩在一家商店里遇到了11岁的詹金斯,并给了他一些钱。作为报答,詹金斯邀请杉原到家中做客。杉原曾说,詹金斯一家人的凝聚力让他非常感动。 

  5.“日本辛德勒”徒有虚名? 

  对于杉原千亩救助犹太人的行动,坊间还有另一种说法:“日本辛德勒”徒有虚名。 

  首先对杉原千亩的故事提出质疑的是美国波士顿大学著名犹太教授希勒尔·利文。利文教授认为,杉原千亩拯救犹太人的故事漏洞百出,前后矛盾,杉原千亩生前对自己到底救过多少犹太人说法不一,有时说几千人,有时说几万人,最多的时候甚至说有10万人,可最终出来为他作证的犹太人却寥寥无几。此外,这些感人的故事大多是杉原千亩妻子的一家之言。 

  于是,利文教授决定把真相弄个水落石出。为此,他埋头于世界各地的二战档案馆,翻查当年的原始资料和公开报道,又奔波于立陶宛、俄罗斯、以色列、日本和美国之间,寻找当事人和与杉原千亩相识的人,终于获得了许多第一手资料,并出版了专著《寻找杉原千亩》。在书中,利文教授认为,杉原千亩确实救了一些犹太人,但绝对不像杉原千亩妻子说的那样——“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因杉原而得救。日本外务省的档案资料显示,在整个二战期间,最多有2139个犹太人从日本驻立陶宛领事馆获得了签证,而这些签证中有多少是杉原千亩亲手签发的,不得而知。 

  此外,利文教授认为,杉原千亩并非不顾日本政府的禁令给犹太人颁发签证,而是“奉命行事”。日本政府密令杉原千亩向某些“日本用得着的犹太人”发放签证。所以,向犹太人发放签证与杉原千亩的良心毫无关系。 

  利文教授的这本著作甚至导致了一场官司。杉原千亩的家人认为书中的很多内容失实。面对指控,利文教授说,他书中的一切材料都是经过认真调查、核对的,他写书的目的是想说明,杉原千亩是一个平凡但客观上对犹太人有恩的人,却不是杉原千亩家人口中的“神”。
推荐阅读:
自公、今週後半にも不信任案を提出へ2011/5/30
章鱼8次"预言"全部命中2010/7/13
首相官邸に不審物、悪質な嫌がらせか2010/4/23
アフガン、コーラン焼却抗議で死者も2012/2/23
2011年12月日语能力考成绩查询

更多>>热点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