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日语 >> 实用日语 >> 新闻速递 >> 威尼斯电影节今年猛吹哈日风

威尼斯电影节今年猛吹哈日风

发表时间:2008/8/26字号:T|T
在中国电影连续三年夺得金狮奖之后,威尼斯电影节又将目光转回了日本。今年的第6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北野武、宫崎骏和押井守三位日本导演的新片同时入围,至于评委会主席维姆-文德斯本人也堪称是位资深“哈日分子”...

在中国电影连续三年夺得金狮奖之后,威尼斯电影节又将目光转回了日本。今年的第6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北野武、宫崎骏和押井守三位日本导演的新片同时入围,至于评委会主席维姆-文德斯本人也堪称是位资深“哈日分子”。1985年就拍摄过记录东京这座城市的《东京画》,也被普遍视作向小津安二郎的致敬之作。

  近几年,由于“中国通”马克·穆勒毫不掩饰对于华语电影的喜爱,威尼斯与中国亲密无间。有人会感慨从侯孝贤到张艺谋,威尼斯与华语电影结缘之早,持续时间之长。事实上,威尼斯对于东方国家一向是敞开胸怀,在中国之前更有一个鲜明例子,那就是日本。

  电影天皇黑泽明、一代大师沟口健二从这里走出,三船敏郎在这里两封影帝,稻垣浩和熊井启没有寂寞。日本电影不景气的70年代,乙羽信子也拿过影后。再到90年代以后的北野武、冢本晋也、三池崇史等人更是再续传奇。2005年,威尼斯推出过日本电影秘史单元,回顾山中贞雄、沟口健二等导演的佳作。 



竞赛单元

  北野武、宫崎骏 巅峰过后,获奖可能性较低

  威尼斯的盛宴总少不了日本电影人的出席参与和独特的日本元素,一直到2008年,这一来还仨导演,名气更是响当当。宫崎骏、押井守、北野武,威尼斯不认新人、只爱老将。中间“最年轻”的押井守成名已久,岁数已近花甲,唯一缺点国际电影节认可的人就是他了。反观宫崎骏和北野武,一位在东瀛是神一样的存在;一位笑傲水城,被奉为上宾。至于奖项,两人该有的都有了,显然不会过于计较得失。

  北野武与威尼斯的渊源最深,这是他第五次来参与竞赛,这些作品分别是《花火》、《玩偶》、《座头市》、《双面北野武》、《阿基里斯和乌龟》。其中《花火》获得金狮奖,《座头市》拿下最佳导演奖,加上2007年特设的“导演万岁”奖(即北野武《导演万岁》的片名),北野武在此地的风光受捧,便是宫崎骏也要让他三分。



此前2007年的戛纳,北野武作为日本方面杰出影人的代表,参与祝寿献片活动。场外的他玩心不减,戴丁髻假发大肆耍宝,更与交情不错的文德斯合影一张,是为见证。恰好第65届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的主席大人正是文德斯,私交能否助上一臂之力,将会是本届影展的小插曲。北野武要有好成绩的前提当然是作品水准必须回升,这才有可能分得一杯羹(但不会是几个重头大奖)。否则按照《双面北野武》和《导演万岁》的水准线,即便文德斯有心推他一把,那也说服不了其他评委。

  好在就目前的画家题材来看,北野武终于抛弃了对于创作困境的冷嘲热讽,转而追求讲好一个个人传记性质的故事,大量出自他本人之手的画作加上麻生久美子等不错的演员搭配,将会给《阿基里斯和乌龟》加分不少。不过由于先前的高度令人仰止,加上有过几次重大褒奖,北野武的夺奖之路还是很难,毕竟好事不能让你占尽。

  与《阿基里斯和乌龟》在威尼斯进行世界首映不同,宫崎骏《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和押井守《空中杀手》已在日本暑期档上映过,但情况反差强烈。吉卜力工作室和宫崎骏的强势,使得“波妞”迅速破了100亿日元的票房大关,相反押井守面对上映一周就退出榜上前十的无奈,只能是属于望洋兴叹。不过《悬崖上的金鱼公主》跟《空中杀手》双双入围威尼斯是皆大欢喜的结果,毕竟这是日本最有代表性的动画片导演,他们两人的存在甚至覆盖了绝大多数能讨论的话题。

  从公映第一天开始,批判《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声音也不少,比起光辉前作,幼稚低龄化的故事加上过于单纯的童话世界观令它有了明显的滑落。但宫崎骏人气依旧,日本观众还是拖家带口、潮水一般进入电影院,表示对老头的支持厚爱。

  《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入围威尼斯,有些形式大于意义,它更像是一部面向孩子们、进行启蒙教育的动画片(尤其是恰好有押井守来对比),力度和完整性上有所欠缺。面对以导演为主的评审团,这显然不算有利。不可否认宫崎骏在整个国际上都是吃的香,虽说年事已高,走到哪都有关注目光——威尼斯看中的就是这种效应。然而宫崎骏不缺威尼斯的奖项,2004年《哈尔的移动城堡》拿到技术贡献大奖,2005年荣获终身成就大奖,他还需要什么肯定?不需要了嘛(宫大神横扫国内,三大节、奥斯卡都有奖在手)。

  动漫界大神押井守 首次进军国际电影节

话说押井守是需要的——奖项乃至展示的舞台。通过一系列剧场版动画,他培养了大量狂热的影迷,并且是与其他动画划清界限的那种。在拥簇们看来,世界上只有两种动画,一种是押井守制作,一种是非押井守出品。押井守有过辉煌,《攻壳机动队》令美国人震惊,《攻壳机动队2:无罪》受邀2004年第57届戛纳电影节,精致的3D画面、高水准的CG技术让人合不拢嘴,不过由于塞入太多哲理对白(押井守的一贯特色),大叫晕乎、打出零分的国际影评人也是为数不少。可以想像,习惯浸淫于艺术片高雅氛围的他们,突然掉入押井守的幻影迷宫,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惊愕与恼怒。

  如果把这件事与《空中杀手》联系起来,就能发现押井守也有了妥协,或者说改变。押井守走下了云端,站在现实的地面上,对年轻一代寄托了许多期望(这个年轻一代比宫崎骏面向对象的年纪要大上一轮)。他直接放弃了自己编剧,加入不小的爱情篇章。影片呈现二维平面与三维CG结合一起的风格,分别用以表现爱情戏和空战戏两部分。可以说押井守的立意是吸引威尼斯的地方,加上早先对大友克洋和今敏的关注,近五年的威尼斯恰好是日本动画20年间风云起伏的真实写照。

  无奈动画片与真人电影有着不小界限,正如一般评论人士无法建立严实体系去评判动画片(就比如说它不会有演员表演方式的问题,只有技术之争),评委的接受程度是个问题。所以《空中杀手》的架空故事与其他电影一比,也算另类。作为动画片,凭借其亲和力和弦外之音,《我在伊朗长大》获得过戛纳评委会奖已是难得。相反《空中杀手》在日本上映后有不和谐的声音传出,问题出在人设与配音等环节上。拿非顶尖之作参赛威尼斯,押井守前途并不明朗。

  其他单元 特摄电影《基拉拉的反攻》

  竞赛单元

  之外,河崎实的特摄片《基拉拉的反攻:洞爷湖峰会千钧一发》将参与特别展映。该片属于搞笑路线的怪兽电影,怎么个恶搞法,说一部河崎实的前作《日本以外全部沉没》,大家就都明白了(没错,恶搞《日本沉没》的“冒牌兄弟片”)。对于影片有幸被邀请,河崎实感到意外万分,因为绝大多数怪兽特摄片被视为是没任何营养的东西,有趣的是北野武也插了一脚,饰演片中正义化身的大BOSS——洞爷湖守护神武魔人。

  洞爷湖峰会即2008年7月在日本北海道洞爷湖举行的八国集团首脑峰会,反对八国峰会的抗议者曾在札幌示威游行,现在这股强大的怨念将化身为大肆破坏的怪兽基拉拉。上世纪60年代末日本出现过怪兽片高潮,几大制片公司纷纷推出了各自的招牌怪兽,其中东宝的哥斯拉独领****,松竹的基拉拉露面没多久就销声匿迹,直到今年重新归来。与《日本以外全部沉没》里公然拿各国领导人来开涮,政治讽刺依然是本片看点(大泉纯三郎、索科奇等人)。预计影片在威尼斯的上映将和基拉拉的雷人造型一样惨不忍睹,当然越惨不忍睹它的卖点就越大,谁让这是特摄片无以伦比的“庸俗魅力”呢?

  此外,稻垣浩和牧野雅广联手执导的老片《流血的高田马场》(1937年)将在今年的特别展映单元出现。

  演员及其他方面,当红男星小田切让改走国际路线后,成为余力为《荡寇》的男主角,届时将会吸引不少眼球。巴贝特·施罗德的《淫兽》改编自江户川乱步的同名小说,以一个西方人的视角带出对日本人及其文化阴暗角落不断深入的窥探,最终完成精神层面上的深刻剖析,源利华(模特)、菅田俊、石桥凌等日本演员也将出现在影片中

推荐阅读:
找艺伎也要公款报销日本众议员一年吃掉5000万2006/6/2
小泽一郎收到第二颗子弹2010/1/19
内田笃人将为宠物小精灵电影配音2014/6/20
弗兰加盟大阪樱花收场比赛打入35米外世界波2014/2/19
2011年12月日语能力考成绩查询

更多>>热点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