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日语 >> 文化娱乐 >> 风土人情 >> 日本和尚念经像唱歌 坐禅面壁思过

日本和尚念经像唱歌 坐禅面壁思过

来源:网络发表时间:2009/10/23字号:T|T
核心提示:“白天看庙,晚上睡觉”,这本来是一句形容旅游单调无趣的话,到了日本后发现,看庙是逃不过的一个旅游选择。想了解日本的历史、现实、民族性格、对外关系,都得到寺庙里取取经。
                             

      “白天看庙,晚上睡觉”,这本来是一句形容旅游单调无趣的话,到了日本后发现,看庙是逃不过的一个旅游选择。想了解日本的历史、现实、民族性格、对外关系,都得到寺庙里取取经。 

      听和尚念经像唱歌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在日本古都奈良,就有这样一座藏在吉野山里的古庙。金峰山寺的藏王堂因为供奉着日本最早的修行者而闻名,在当地香火颇旺。到吉野山的第一天晚上,记者就听说藏王堂早晨的坐禅不可错过,据说参加坐禅的人须默默“面壁思过”,绝不能像《非诚勿扰》中的葛优一样絮叨,这就免不了会昏昏欲睡,而背后的老和尚也不会像那位神父一样有耐心,他会手持戒尺巡视,冷不丁从背后敲打一下昏睡者。 

      第二天起个大早,走了10分钟山路到了藏王堂,隐约听到里面传出哼哼呀呀的诵经声,一问才知道,坐禅是5点半,已经结束了。怅然之余,和尚说可以旁听早课,抱着不能浪费早起的原则,脱鞋进了佛堂盘腿坐下。佛堂下还坐着几个香客。佛经上用汉字写着金刚经。想着自己千万不要犯困被打,正搜寻着周围有没有老和尚时,和尚念经的声音一下高亢起来,而鼓声也突然响起,鼓点鲜明节奏统一,就像打击乐在不断地重复一个音节。不一会,鼓声停止,念经的声音也低缓下来。就这样,一会快一会慢,一会平和一会高亢,诵经声就像是无伴奏的原生态和声。半小时下来,竟睡意全无,一声悠长的法螺号后,早课结束,和尚们和香客起身,我刚要站起,却一下又跌坐下来,原来腿麻了。 

      参观神社邂逅中国“三圣” 

      神社不是佛教的庙,但在日本以“拿来主义”对佛和神道进行融会贯通后,神社也具有庙的某些作用,参拜神社也有祈福避险的意思。当然对靖国神社政治意义上的参拜不在此列。吉野山除了有日本最古老的庙,还有一家最古老的神社。 

      走进吉水神社,先看到一眼泉水,旁边摆着几个小木勺,神社的主人(我称之为“社长”)说要先洗手漱口再参观。这是日本所有神社参观要走的程序,以示对神的尊敬。然后对着一个布帘进行合十行礼,再到布帘后摇动一个结着铃铛的粗绳,哗啦啦铃声响过之后,即是告诉神,“我来了”。我正纳闷也没看到神像啊,千万别拜错了神。 

      跟随“社长”进入内室,他开始讲这个神社的历史,讲中国与日本的渊源,忽然转身向背后一指墙上挂着的画,是三个老头的水墨画像,我看着眼熟,再仔细听那颇像中文的日本人名,原来竟是中国孔子、孟子、庄子。日本的神社里居然供着中国的“三圣”。这可真是“他乡遇故知”了。再听“社长”对孔孟庄三人的学问和观点赞叹不已,一颗悬着心才彻底放下来,就当刚才拜的是这三位来自祖国的亲人吧,也算没拜错。 

      鉴真墓前开演唱会 

      到奈良不得不到的是唐招提寺,也就是鉴真东渡后在日本修行的寺庙。记者去时正赶上唐招提寺在维修了10年后重新开放。庙门口有幅大海报,两天后这里将举行一个音乐会。据说是为了纪念唐招提寺1250年周年举行的,届时将有流行歌手和鼓乐队表演。 

      鉴真墓是中国人到奈良必游的项目,从大殿向北,穿过一片幽静的树林,鉴真墓就在小路的尽头。这位唐朝高僧六渡日本,传来了印度和中国的佛教。在奈良另一座古寺东大寺,通向主殿的路从中间向两边分别由4种颜色的石板铺成,最中间的一条代表印度,其次是中国,再次是朝鲜半岛,最外侧是日本。鉴真东渡直接拉近了日本与中国的距离,加强了日本与亚洲大陆的联系。此后佛教在日本大兴,又与当地的神道一起,影响了日本民族的传统信仰。在鉴真墓前怀着敬仰深鞠一躬后,心里却不由生出一个颇有些“忤逆”的念头———如果鉴真当年没有东渡,这个民族的性格会是什么样?以后的种种历史是否会重写…… 

      “咚咚咚”,耳畔突然传来阵阵鼓声,原来是前面的乐队开始彩排试音了,鼓点是现代打击乐的节奏,一下子把我拉回现实。鉴真属于历史,唐招提寺的生活还在继续。

推荐阅读:
三社祭2011/1/14
海外旅行不能犯的错误2012/8/14
駅弁の日2011/10/19
老松 岚山店【岚山】2011/8/9
2011年12月日语能力考成绩查询

更多>>热点互动